雜糧論壇
雜糧論壇>>蕎麥花開思故鄉
 

蕎麥花開思故鄉

來源:  |   作者:狀寫人生百味   |  發布日期: 2019-10-31   |  閱讀次數:3240次

  

  

  忘不掉那成片的蕎麥,滿沖滿畈,茫茫一片,望不到盡頭。蕎麥花綻放的時節,散發著淡淡的幽香,似有似無,若隱若現。沒有人會珍惜它,觀賞它,在鄉下人眼里,那是最后的補救措施,是用來救命的,沒有人會去欣賞她的美。

  

  成片的田地用來種蕎麥,完全是一種無奈。蕎麥的產量低,收成有限,是旱地作物,耐干旱。只有遭遇旱災的時候,那些可以種水稻的良田才種上蕎麥。蕎麥有兩種,一種叫花蕎麥,一種叫苦蕎麥。大約是花蕎麥產量高,好吃一些,所以花蕎麥種植面積要多得多。

  

  苦蕎麥也會適當的種植一些,因為苦蕎麥也有自己的價值。黑色的殼,灰褐色的粉,煮熟了卻是墨綠的顏色,說是苦的,其實也不苦,味道很正,據說它性質清涼,消暑降溫非常好。苦蕎粉熬成稀薄的糊湯,顏色墨綠,泛著香氣。涼透了之后,加點糖,又涼又甜十分爽口。孩子們非常喜歡。如果做成蒸糕,或者攤成粑也是非常好吃的。

  苦蕎也只能做成點心,不能當主糧使用。花蕎麥就不一樣了,可以當主食充饑。大約是苦蕎不能多吃的緣故吧。其實更主要的原因可能還是花蕎麥產量更高一些。缺吃少穿的年代里,產量才是硬道理。

  我一直忘不掉當年老家種植的蕎麥。當蕎麥枝繁葉茂,喬花成片綻放的時候,隊長會傻傻地望著他們笑。站在旱地里,撫摸著蕎麥花,仔細地察看。摘下幾片聞一聞,這肯定不是欣賞,而是察看它的長勢,估測即將到來的收成。當蕎麥花逐漸萎縮,虬結成一串串的顆粒的時候,隊長的臉上會瞇縫著眼睛,滿臉菊花綻放。

  

  一直把蕎麥當成一種風景,看慣了麥浪,看慣了稻花,這迥然不同的蕎麥就成了新鮮的另類。過來過去的,我也會去蹭蹭熱熱鬧,摘下幾朵花瓣,扯下幾串顆粒裝模作樣地聞一聞,看一看。其實什么也沒有看清楚,至今仍然想不起來蕎麥花的形狀顏色。蕎麥米粒的形狀有些古怪,說不清是何種幾何形狀,麥粒和稻谷都是長卵形的,蕎麥粒似乎是不規則的三面體,一端小一端大,光滑且有弧度。花蕎麥米粒清白或灰白,苦蕎麥米粒黑褐色,

  

  偶爾,超市里也會有蕎麥出售。還是花蕎麥多,苦蕎麥少。奇怪的是,花蕎麥價格比苦蕎麥的價格要低很多。這與當年留下的印象正好相反。是苦蕎的藥用價值被發現了,還是物以稀為貴我不得而知。只知道苦蕎如今竟成了一種飲料,用來泡水當茶喝。

  

  世易時移,時過境遷之后,許多事情都有了出人意料的變遷。過去不曾在意東西如今卻成了寶貝,人人珍惜。蕎麥也是這樣,價格超過了大米,價值也一直在刷新之中。忽然想起蕎麥,勾起當年蕎麥的記憶,也正是由此而生。

  至于它們花兒的形態顏色,就一點也想不起來了。白居易有詩曰:“霜草蒼蒼蟲切切,村南村北行人絕,獨出門前望田野,月明蕎麥花如雪。”(白居易《村夜》)。蘇東坡也有“蕎麥如鋪雪”的詩句,楊萬里也有“雪白一川蕎麥花”的詩句,這樣看來,蕎麥花是白色的應該可以確定的了。而“蕎麥花開似故鄉”(明代詩人,鎦松)的詩句則更能令我動容沉醉。

  

 

友情鏈接:  中國農業信息網    |    中國天氣    |    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    |    中國農業科學院    |    陜西農業網    |    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

主辦 : 農業農村部小宗糧豆專家指導組      承辦 : 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小雜糧研究中心

版權所有 @ 2003-2018   小雜糧網(mgcic.com)   陜ICP備05000091號

地址 : 陜西省楊凌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邰城路3號   聯系郵箱 : [email protected]   技術支持 : 綠道軟件   

博狗电子游艺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