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糧論壇
雜糧論壇>>糜子的情結
 

糜子的情結

來源:  |   作者:   |  發布日期: 2019-07-15   |  閱讀次數:9059次

  

 

  最近,國家鄭重宣布:從2018年起,每年農歷的秋分為“中國農民豐收節”。春華秋實,這個時機選的很恰當,反映了廣大農民的心聲。這一個惠及億萬農民,表明國家對農業高度重視的決議,立即勾起了我對早已逝去的家鄉糜子的情結。這個情結使人更覺得這個日子的確立更有特殊的歷史意義。千百年來,直至新中國建立,合作化之后,糜子都是家鄉農村秋季的主要糧食作物,至少占秋季作物的百分之七、八十,其份量僅次于夏收的小麥。所以我理解,春華秋實,大半是指的糜子,至少在我的家鄉是如此。所以秋分之后的秋收,對家鄉人講,就是收糜子的季節。那時包谷、高粱、紅苕等農作物在家鄉很鮮見,有的在田間埝頭地頭,作為點綴,供孩子賞鮮。農民稱之為邪莊稼。谷子也少,因為谷子的田間管理難度大,費勞力,耗墑土。種一料谷子,影響一料麥,農民很不喜歡多種。但由于谷子的特殊需求,農民仍然離不開,谷子碾的小米熬的稀飯是家常便飯,又是上等的營養品,很好喝。谷桿又是騾馬最喜的飼草。所以,窮家小戶還是在小田地里種一點,至于豆類,則以產量低,收獲晚,耗墑費地,種的就更少了。

  糜子與谷子同類,屬草本作物,古代還有幾個雅名,叫黍、禾、稷,列五谷之一。合作化前,我曾隨父親種過幾年莊稼,對糜子很有些了解,也很有些感情。

  糜子生育期短,耐旱、耐瘠薄,是家鄉這個半干旱地區的主要產品。糜子好種好管,麥收后,借雨借墑,搶時下種。只要捉住苗,就有百分之六、七十的收成。糜子好管理,只需要多鋤幾次,保證就會豐收。這鋤頭很神奇,老人講鋤頭上有水有火,能除草,能松土,能保墑,能避澇。地過濕了,鋤一次,就去一些水份,糜子好透氣,好扎根,好生長;天旱了,鋤一次,就保一次墑,就能保幾分收成。因此,農民很重視鋤地。老人常說,麥在于種,就是講麥子要種好,秋在于鋤。尤其在炎暑干旱時節,在使用牲口耕地的空間即中午,光著身子,淌著汗,頂上一頂舊草帽,肩上一塊擦汗毛巾,辛苦下地,認認真真地鋤。古人講“鋤禾日當午,旱滴禾下土”,這種情景,我見的多了,也實踐的多了。糜子的關鍵是要下種及時,秋搶一時,早種早發苗。誤了時辰,就影響了產量。所以麥一上場,農民顧不上碾打,連夜搶施肥,搶種糜子,只要抓住了苗,就抓住了秋季豐收的鑰匙。

  秋分過后,漸入秋季收獲時期,人稱三秋:秋收、秋管、秋播。其中主要是秋收,即糜子的收獲。家鄉有一句農諺:“麥黃、糜黃,秀女下床”,這就是秋收的緊迫性,不亞于炎夏龍口奪食的收麥。

  糜子熟了,雖不像收麥那么緊張,但也馬虎不得。家鄉氣候特殊,夏季干旱,秋季卻多連陰雨,糜子易出芽,淋了雨,就損失殆盡,這是誰家都失不起。糜子口松,秋季多風,收的不及時,易于脫落,造成損失。再者進入深秋,野獸出沒,百鳥覓食,稍不留神,就成了無顆的禿穗,成熟的莊稼就會被野獸糟蹋,被鳥蟲吃掉。更不用說,還有好些拾荒者,靠拾秋儲備越冬的食物。還有一點,糜子地是莊稼人輪作簡作的主要方式,好些人家地畝少,收了糜子,還要種麥、種豆,有的在糜子成長時就種上油菜籽。如果不及時收割,就會影響半年的收入,這可是損失不起的大事。因此,家家對糜子的收獲需都抓的很緊。

  講到這里,我想起兒時大人對成熟糜子的愛惜和保護,像愛惜孩子一樣,想盡了千方百計。那時我年齡小,每到糜子成熟季節,大人便指派孩子到地里去趕麻雀,趕豬、羊。于是我便拿上些糜子饃,提些水,巡回在糜子地里。除非吃飯,是不允許回家的。為了嚇唬鳥兒,還在地里做好些干草人,裝模作樣,戴上破草帽,手拿一假鞭子,秋風一吹,真的隨風搖擺,鞭子揮來舞去,像模像樣在趕麻雀。麻雀也真的被嚇住了,來的少了。不過遇上風平浪靜,聰明的鳥兒仍似能看破機關,幾經探視,仍放膽就食,這就增加了趕麻雀孩子的負擔。

  糜子的歷史十分悠久,幾千年前的文字都有記載。漫長的歷史,人們培育出了龐雜的糜子家族,有軟糜子,有硬糜子,軟糜子可蒸甜飯,做晉糕,硬糜子宜磨面粉,蒸糜子饅頭,打糜面攪團。從顏色講,有紅的、黃的、黑的、麻麻色的。顆粒飽滿,油光發亮,光滑細溜,用一掏,全像水一樣,從手縫漏泄下去。夏天用糜子裝枕頭,涼生生的,有利于防熱降溫。有的人家,選種不純,于是出現了五顏六色的麻糜。不光顏色不純,連軟硬都難分,于是人們稱叫麻糜,后衍化到把農村那些胡攪蠻纏的婦女,也稱做麻糜。

  糜子的生長特點,好種好管,好收。種過糜子的地,有利于小麥生長,有利倒茬,有利于一年收兩料。而糜子收割后,最好種豌豆,來年保證豌豆豐收。而豌豆豐收之后,又是來年種麥的優質土壤,一定能保證小麥豐收,這是農民多年的經驗。所以家家都喜歡種糜子。

  糜子除了食用外,還能釀酒,熬糖、制醋,做各種各樣的甜食。同時糜子也是牲口,豬羊的好飼料。每年臘月二十三,一家人送灶爺升天的麻糖,就是用糜子糖制的。老人說,這還真管用,灶爺吃了糖,嘴甜了,上天言好事,回宮降吉祥,來年能保一家人的吉祥福寧。有人說,糜子的營養價值很高,能養胃健胃,能補氣益氣。但糜子饃吃起來遠不如麥面饃香,可窮苦的農民,硬是放著麥子吃糜子。我記憶兒時最深刻的是一年四季吃糜子饃。為什么大人喜歡做糜子饃充饑,又好哄孩子吃。其實這是一個過日子的好賬算。那時小麥價遠高于糜子,一斤小麥價可比秋糧六七斤,家里沒零錢用了,崇一斗小麥,能頂上八九斗糜子。而八九斗糜子,自己吃則至少能頂三四斗麥。這么一打一蓋,顯然吃糜子就劃算的多。特別對那些會過日的農民,想買地,買牲口,想蓋房給兒娶媳婦的人家更是舍不得吃麥子。除非過年過節,來客招待,平時麥面白饃是十分稀罕之物。人們把吃白面饃當成是最奢侈的生活期望,巴不得誰家有個紅白喜事,都積極踴躍去行門戶當相輔,除了禮尚往來之外,更在乎能心安理得地混上一頓白蒸饃。小伙子和年老人開玩笑,常說啥時能吃你老人家的白饃,這指的是老人的過壽或后事。大人們則常說,誰家小子或姑娘的白饃快要蒸熟了,這就意味著小伙子快娶媳婦或女子快出嫁了。我家世代為農,父親更是一個務農高手,他不光精通樣樣農活,而且會看天看地種莊稼,會輪作,或簡作,所以在相同的田地里,我家的產量總比別人家高出許多。建國之初,父親還被評為縣上勞模,家里自然不缺糧食,更不缺麥。常常小麥囤滿滿的,但一家人仍然舍不得吃麥子,吃白饃。幾乎一年四季,都是糜子饃糜子面。父親猶 喜帶頭吃,還不斷講糜面饃好吃、香甜。尤其熱烤后的糜面饃,老人家更喜歡,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母親是一位治家能手,是一個有名的賢內助。她十分理解父親勤儉持家的良苦用心,事事相扶,處處配合。特別是在吃糜子,省小麥這個敏感節眼,母親更想盡千方百計,費盡千辛萬苦,把糜子面做得花樣多,又可口,使全家人在節儉的氛圍中,祥和愉快,融融其樂。單純的糜面饃,瓷硬,冷吃傷牙傷胃,口里發酸,小便澀痛不暢。我那時到外邊干活,就常拿幾個冷糜子饃。天熱還可,天冷了,饃用磚都砸不開,一啃一道白牙印,勉強充饑,談不上可口。對此,母親想了不少辦法,常用糜子面炒成炒面,再和些軟柿子,好吃的多了;有時用軟糜子米做甜飯,做晉糕,更是美味香飄。不僅自己吃,還拿來款待客人。冬天,用烘軟的柿子汁和面,蒸成糜面柿子饃,吃起來酥、甜。最長用的辦法是用豆子作餡,包成豆餡糜面饃,這豆餡可是孩子們最愛吃的食品。我那時上學常帶幾個做零食,饞得好些同學拿白饃換。母親豆餡饃蒸的好,我也成了班上人的小名人。父親對豆餡饃更是情有獨鐘,他牙齒不好,喜歡豆餡饃烤軟合,然后一口一口品賞,再配上些熱米湯,溫豆水之類的稀飯,更是香甜無比。父親常對兒女講:能吃到這個就是幸福日子。廉價的糜子,不僅供口糧,而且支撐起一家的作坊營生,養豬養羊養雞,還拿來熬糖、碾米 、釀酒、釀醋,為家庭經濟的發展增添了不少的便利,糜子也成家鄉農民心中一個重要資源。

  父母靠這樣的計劃、節儉,取得了很大的創業成果,我家不僅度過了土匪的劫殺,抗日的戰亂,幾度災荒。而且建了幾處新宅,蓋了不少新房,增購了不少田地。還為幾位叔父,幾位姑母及七個兒女都完成了婚嫁大事。以致建國之初,我家麥子已積蓄了五十多石,統購統銷時,全部奉獻給了國家建設。

  糜子的種植一代接一代,不知在家鄉已延續了多少年。我的印象,合作社后依然如此。但在大躍進之后,特別是三年困難歲月,種糜子的習俗受到沖擊。大概是三年困難之后,那時糧食緊張,口糧奇缺,種糜子,產量上不去,循環慢。黨和政府為了解決饑餓,大量推廣種包谷,載紅苕等高產作物。特別是大面積的紅苕栽培,對緩解人民饑餓,挽救人民生命起了很大作用。作為低產作物的糜子,逐漸被冷落了,以至到了今天,家鄉又成了蘋果之鄉。蘋果的效益遠不是糧食可比。人們種麥子都嫌不劃算,作為遠遜小麥的糜子永遠靠邊站了。以致現在的家鄉農田已不見了糜子的影子。很多年輕人幾乎不知道糜子為何物?然而以糜子饃為主食的那些過往的光景,仍深深留在我年輕時的記憶中。今年國家把秋分作為“中國農民豐收節”時,突然引發了我對往事的回顧,特別是對秋分后的主要作物糜子的回顧,且樂于記下點滴,以便引起老年人的回憶,更希望年輕人能熟悉那段歷史。

 

友情鏈接:  中國農業信息網    |    中國天氣    |    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    |    中國農業科學院    |    陜西農業網    |    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院

主辦 : 農業農村部小宗糧豆專家指導組      承辦 : 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小雜糧研究中心

版權所有 @ 2003-2018   小雜糧網(mgcic.com)   陜ICP備05000091號

地址 : 陜西省楊凌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邰城路3號   聯系郵箱 : [email protected]   技術支持 : 綠道軟件   

博狗电子游艺注册